Skip to main content

核磁共振(MRI)研究发现抑郁会阻断大脑的憎恨回路

Professor Jianfeng Feng from 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计算机科学系冯建峰教授在其主持的一项采用MRI扫描的新研究中发现抑郁常常会阻断大脑的“憎恨回路”。 标题为“抑郁阻断大脑憎恨回路”的研究在 发表于《分子精神病学》(Molecular Psychiatry)期刊。

研究人员采用MRI扫描仪对39名抑郁症患者(23名女性和16名男性)以及37名非抑郁症的对照研究人员(14名女性和23名男性)的脑部活动进行了扫描。 他们发现fMRI扫描揭示了两组人员脑部回路活动中存在的显著区别。 在抑郁症患者中发现的最显著区别是涉及额上回、脑岛和脑核的所谓“憎恨回路”阻断。 回路内发生的其他主要变化涉及风险和动作反应、奖励和情感、注意力和记忆处理。

伦敦大学学院(UCL)Semir Zeki教授在2008年首次明确了憎恨回路。他在对测试对象展示其憎恨的人物图像时发现了一个可能连接大脑三个区域(额上回、脑岛和脑核)的回路。

由华威大学主持的这一新研究项目,在使用fMRI对抑郁症测试对象的测试过程中发现,大部分接受测试患者都出现了憎恨回路被阻断的现象。这些抑郁症患者同时还出现了其他明显的脑回路中断现象,诸如风险和动作反应、奖励和情感以及注意力和记忆处理。 研究人员发现抑郁症患者测试对象:

• 憎恨回路92%被阻断

• 风险/动作反应回路92%被阻断

• 情感/奖励回路82%被阻断

华威大学计算机系冯建峰教授的研究表明:

“结果虽然明晰,但一开始我们却陷入了困惑之中,因为众所周知抑郁通常表现为强烈的自我厌恶,同时并无任何明显特征表明抑郁患者不易对他人产生憎恨情绪。其中一个可能性是,憎恨回路的阻断与来自社会或其它环境中的控制和学习能力受损有关,以至于无法刺激产生对自我或他人的憎恨情绪。这种情况继而会导致无法恰当处理憎恨情绪,并极有可能导致不受控制的自我憎恨和逃避社会互动。这可能是一种神经学表现,说明与憎恨我们自己相比,憎恨别人是更加普遍的现象。”

论文初稿参见:

http://www.dcs.warwick.ac.uk/~feng/papers/mp_11_jf.pdf

编者注:论文完整作者列表如下:华威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与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计算机系统生物学中心,冯建峰教授;中国中南大学湘雅第二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Zhimin Xue、Zhening Liu和Haojuan Tao;中国湖南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Shuixia Guo;中国上海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计算机系统生物学中心,Tian Ge;巴布拉汉研究所认知和系统神经科学院Keith M. Kendrick。

更多相关信息,请联系:

华威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学院,

生物学教授 冯建峰

jianfeng dot feng at warwick dot ac dot uk

华威大学,传媒总监,Peter Dunn

电话: +44 (0)24 76 523708 或手机 +44 (0)7767 655860 p dot j dot dunn at warwick dot ac dot uk